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 会员中心 | 我要投稿 | RSS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文学剧本

顾永田

时间:2019-07-07 19:03:01  来源:  作者:张成永
内容简介
 
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,日本侵略者制造了卢沟桥事变,共产党员顾永田,立即投入这场伟大的民族解放战争。
太原失陷后,顾永田临危受命,出任文水县长。担任文水县长期间,顾永田认真贯彻执行中国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,整合各种抗日力量,团结全县各阶层人民。与此同时,顾永田大办水利,实行减租减息,发行文水地方金融流通券,促进了当地各项事业蓬勃发展,人民群众的抗日热情不断高涨,使文水成为晋西北地区八路军和抗日新军的军需地和兵源地。受到了第二战区长官阎锡山的赞誉:“文水县是抗日模范县。”
十二月事变以后,晋绥各界五百名代表,一致选举顾永田为晋绥八分区专员。
日寇视我晋绥八分区为眼中钉、肉中刺,集中了大量兵力,进行大规模扫荡。在一次战斗中,顾永田同志为掩护战友撤退壮烈牺牲,年仅二十四岁。
欲知顾永田如何与日寇汉奸斗智斗勇,请看二十六集电视连续剧:顾永田
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字幕:
仅以此剧献给为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而献身的英雄们!
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,日军攻击我宛平守军,我二十九军全体将士奋起抗击,由此拉开中华民族抗击日本侵略者的序幕。
 
第一集
 

 
古城太原。
【义勇军进行曲】从一处青砖碧瓦的庭院里传出。
屋子里,一个戴眼镜的青年,站在众人面前打起拍子。
歌声唱完,一个站在门口的青年,向屋里喊了一声:“顾永田!”
戴眼镜的青年,答应一声:“嗳!”直朝外面走来。
顾永田,今年二十一岁,高大魁梧的身材,国字型的脸上,嵌着一双睿智的眼睛。
顾永田来到门口,青年人递给他一封信函:“首长指示。”
顾永田打开信函一看,一行字句映入眼帘。
速去续范亭将军那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薄一波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即日
顾永田看完信函,急忙离开这里。
 
    街道上。
一支支国军部队,与顾永田擦肩而过。
街道两边,学生、工人、忙碌地搬运各种物资。
顾永田快步来到太原保安司令部门口。
卫兵:“先生,请你出示证件。”
顾永田把证件递给卫兵。
卫兵一看证件,马上说道;“顾永田同志,续将军在办公室等你。”
“谢谢!”顾永田朝司令部里走来。
 
司令部里。
身材魁梧的续范亭,刚放下手中的毛笔,顾永田来到门口。
顾永田:“续将军!首长叫我找您。”
续范亭和蔼地:“这里没有什么将军,你我同志相称。”
顾永田:“首长!我认识您。”
续范亭十分热情地说道:“顾永田同志,你我未曾见面,你啥时候认识我的?”
顾永田:“首长,在保安部队成立的大会上,我听过您的演讲。”
 
大会上。
续范亭热血沸腾地喊出:“抗倭抗倭,还我旧山河。杀倭杀倭,斩尽东洋魔。擒倭擒倭,男儿大刀飞。平倭平倭,爷爷叫中国!”
台下,顾永田激情高昂,他和众人一起高喊:“中国!中国!”
 
想到这里,顾永田激动万分。
续范亭:“顾永田同志,咱们长话短说,参加训练班的同志有啥反应?”
顾永田:“首长!同志们的情绪可高啦,大家非常珍惜这次学习机会,都在如饥似渴地学习各种技能,一旦训练班结束,在战场上和小鬼子比高低。”
续范亭:“顾永田同志,七七事变之后,阎锡山提出,武装三十万民众抗日,可他只是停留在口头上。忻口战役之后,国民党的部队节节败退,阎锡山痛定思痛,这才同意我党的主张。根据形势发展,上级首长决定,训练班提前结束。”
顾永田十分兴奋地说;“首长,我可以上战场打鬼子啦。”
续范亭:“顾永田同志,你的任务是,到太原钢铁厂去,宣传我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,动员更多的群众参加抗战,组织抗日武装。”说到这里,续范亭向顾永田问道:“顾永田同志,你在半个月里,给我组织一支队伍,有把握吗?”
顾永田信心十足地回答:“首长!我保证完成任务。”
续范亭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顾永田同志,虽然国共合作抗战,阎锡山也顺应了历史潮流,但此人阴险狡诈,在今后的斗争中,决不会一帆风顺。有句名言你给我记住, 卧榻之側,岂容他人鼾睡 。”
顾永田心领神会地:“首长,我明白啦。”
 

 
太原钢铁厂里。
工人们聚集在一起,听着顾永田激动人心地演说。
顾永田站在工人师傅面前,非常生动地演讲:“有人说小鬼子厉害,我说小鬼子没啥了不起的,他又没长三头六臂,我们怕他干什么。”
    有人在下面插了一句:“小鬼子的武器比我们好。”
工人们聚精会神的目光,都注视着顾永田的回答。
顾永田更加激情高昂地说道:“小鬼子的武器再好,我们也不怕他。自古以来,我们中华民族怕过谁?明朝的时候,沿海各地,倭寇猖獗,这个倭寇,就是小鬼子的老祖宗。面对着倭寇猖獗,抗倭英雄戚继光,发动群众,训练水师,只用几年的功夫,把小鬼子的老祖宗,打得屁滚尿流,滚回了东洋三岛。今天,小鬼子继承他老祖宗的衣钵,又来犯我中华。此时此刻,我们要团结一致,以先辈们为榜样,拿起各种武器,同小鬼子拼杀。我敢说,四万万同胞团结之日,就是小鬼子灭亡之时!”
“好!”工人们拍手叫道。
 
修理车间里。
身穿工作服的顾永田,向修理车间走来。
“顾先生!”顾永田刚进车间,工人师傅和他打起招呼。
“大家好!”顾永田向众人打招呼。
年轻工人小顾:“本家,你的演讲太精彩啦!”
顾永田:“大家有什么疑问,尽管提出来。
一些年轻人把顾永田围了起来,都把目光投向小顾。
小顾:“本家,你什么时候带我们打鬼子。”
老工人马强说了一句:“打鬼子是以后的事,快干活吧。”
小顾:“对,我们干完活说。”
众人纷纷走向自己的工作岗位。
顾永田看到,大家正忙着给机械除锈刷漆。
顾永田来到工人师傅面前,仔细观察每一个动作。
顾永田拎起小漆桶,用毛刷蘸了二下漆,朝机械上点了几处,而后用毛刷上下拉了几遍,漆完正面,又刷侧面。过了一会,又把正面重新拉了一遍。
工人小顾,看着顾永田娴熟的技术,感到吃惊,急忙喊了身边的马强。
小顾:“马师傅。”
马强:“啥事?”
小顾:“我们过去,看看我本家油得咋样?”
马强和小顾一起走了过来,看见顾永田油漆过的机械,油漆薄厚均匀,光亮照人。
马强赞不绝口:“顾先生到底是文化人,油过的机械比我油得还好。”
顾永田:“马师傅,你过奖啦。”
许多人放下手里的工作,都来看顾永田油过的机械。
小顾:“我早就给你们说过,我本家哥哥,能文能武,这回你们相信了吧。”
众人:“我们相信。”
众人的话刚落音,马强在众人面前却哀声叹气:“哎!”
顾永田:“马师傅,你有啥难事?说给大家听听。”
马强:“顾先生,昨天晚上,我听邻居一说,气得我一夜没有睡着。“
小顾:“马师傅,多大的事惹你生气。”
马强:“这中央军也不知道咋打的,小鬼子离太原城越来越近,万一他们打过来,你说我们咋办?”
小顾:“马师傅,你怕什么,小鬼子来啦,我们就跟他干。”
马强:“你这个小孩,站着说话不知腰痛,赤手空拳的,咋跟小鬼子干?”
顾永田:“工人师傅们,经过薄一波先生的斡旋,阎锡山答应,拿出一部分枪支弹药,给我们小打鬼子。”
马强:“只要有枪,我第一个报名打小鬼子。”
众人:“顾先生,我们都想打鬼子。”
小顾:“想打小鬼子的,到我这儿报名。”
马强:“我报名。”
众人:“我报名,我报名。”
不一会儿,小顾登记完毕。
小顾:“本家,整个车间里的工人,全部报名参加。”
顾永田非常激动,十分兴奋地说道:“工人师傅们,从今天起,我们山西工人抗日武装自卫队,正式成立啦。”
“成立啦!成立啦!”工人们齐声欢呼。
 

 
晋军团部门口。
顾永田来到这里。
卫兵过来盘查:“先生,你找谁?”
顾永田:“我找你们肖团长。”
卫兵向值班室里喊了一声:“苟副官,这位先生要找团座。”
苟副官从值班室里出来,一看顾永田来啦,“啊”了一声,撒腿就往团部大院里跑。
卫兵非常纳闷:“咋的啦?”
 
苟副官一边跑,一边想起往事。
 
警察局里。
苟明才和顿德富,受到局长肖玉虎的训斥。
肖玉虎张口大骂:“你俩人都是他娘的饭桶。”
顿德富和苟明才吓得不敢吭声。
肖玉虎手指着俩人说道:“俩个没用的东西,你说你们俩能干什么?嗯,我再三交代,抓住顾永田,抓住顾永田,你俩倒好,让顾永田给我跑啦。”
苟明才和顿德富,吓得低下脑袋。
肖玉虎说着,走到他俩面前,用手指头按着俩人的脑袋说道:“人家都说,你是大狗,他是二狗,我听着这话,不知道心里有多么舒服。狗有多好啊,它乖巧机灵,可你俩倒好,连他娘的猪都不如。”说完,各打几个巴掌。
苟明才捂住打疼腮帮。
 
团部里。
肖玉虎闭目养神。
“团座!”顿德富捧着一个精致的盒子,从外面进来。
肖玉虎抬头瞅了一眼,不理。
顿德富把盒子递给肖玉虎:“团座,给您。”
肖玉虎:“什么?”
顿德富:“您看看就知道啦。”
肖玉虎打开盒子一看,是一个精美的玉猴,顿时心花怒放:“好,好,好!”
顿德富:“团座,今年是您的本命年。”
肖玉虎烦了:“真他娘晦气,老子的本命年,叫日本人搅得一天也不能安生。”
“团座,送上门啦。”苟明才大声嚷着进来。
“什么送上门啦?”肖玉虎感到莫名其妙。
苟明才:“团座,顾永田来啦。”
肖玉虎:“快把他请进来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你忘了吗,我们在徐州城里,布下天罗地网,结果还是让顾永田跑啦。今天,他自己来到这里,干脆把他干掉。”
肖玉虎:“不许胡来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你别糊涂,过了这个村,就没有那个店。”
肖玉虎板起面孔:“苟明才,你今天敢动顾永田一下,老子就毙了你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我就不明白啦,你为什么不敢抓顾永田。”
“苟明才,你以为老子不想抓顾永田吗?你他娘的想错啦。”肖玉虎在两个爪牙面前,说出了自己的苦衷:“老子做梦都想抓顾永田,可是我不敢抓。”
“团座,你要不好动手,我来抓他。”苟明才自报奋勇。
“你他娘的别给我惹事了。”肖玉虎旧话重提:“当年,要不是你俩人无能,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局面。”
顿德富:“老苟,你听团座的没错。”
肖玉虎:“眼下国共合作抗战,阎长官一再强调,精诚团结,一致御外。这个时候,你敢抓顾永田,坏了阎长官的大计,你狗日的长几个脑袋?”
肖玉虎的一番训斥,苟明才不再坚持自己的主张。
顿德富:“团座,我们不是不抓顾永田,而是不到时候。”
肖玉虎:“苟明才,你看看人家顿德富,就是比你看的远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我明白啦。”
“明白就好。”肖玉虎下令:“快去请顾永田。”
“是!”苟明才跑了出去。
 
团部里。
“肖团长!”顾永田跟着苟明才走进团部。
“顾先生,你咋千里迢迢,一个人跑到这儿啦?”肖玉虎想借题发挥。
“肖团长,这得感谢你呀,要不是你当年立案缉捕,我也不会来到这里。”顾永田笑着回答。
肖玉虎:“顾先生,当年我没抓住你,上峰撵我回家。真是巧极啦,阎长官与共产党合作,我就成了他的部下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你是因祸得福。”
肖玉虎:“我是因祸得福,可顾先生你哪,却落在人生地不熟的环境里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你说错啦。”
肖玉虎:“错在哪里?”
顾永田:“不出你的团部,我就能遇上昔日的对手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这么说来,你我是冤家路窄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不是冤家不聚头哇。”
哈哈哈,二人一齐开怀大笑。
肖玉虎:“顾先生,徐州一别,在那儿发财?”
顾永田:“我孜身一人来到西安,在集贤庄饭店跑堂。后来听说阎长官和共产党合作抗日。就向蒋老板提出辞职,无奈他多次挽留,直到过了今年春节,他才同意我离开饭店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据我所知,你做啥事都是雷厉风行,这回咋么婆婆妈妈的啦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蒋老板收留了我,我顾永田知道,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你做的对。”
顾永田:“我从西安来到太原,第一天就报名参加牺盟会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你在牺盟会里公务繁忙,怎么有空来我这里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我是来贵部领枪的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我部没有多余的枪支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“七七事变”的第二天,阎长官提出,武装三十万民众抗日。今天,我把民众组织起来,你却不愿意发枪。肖团长,违抗阎长官的命令,那是什么后果,你比我更清楚。”说完,起身要走。
肖玉虎:顾先生,请留步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领不到武器,我就是赤手空拳,也要同小鬼子血战到底。”他说到这里,执意要走。
肖玉虎一看顾永田要走,急忙拦住:“顾先生!顾先生!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你不愿意发枪,我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。”
肖玉虎自我辩解:“顾先生,你我开个玩笑,何必当真。”
顾永田有些生气:“肖团长,我没有时间和你开玩笑。”
肖玉虎:“顾先生,这事好说。”
顾永田站住,等待着肖玉虎的决定。
肖玉虎:“顾先生,我马上派人,把枪枝给你送过去。”
顾永田:“谢谢肖团长!”
肖玉虎下达命令:“顿副官!”
顿德富:“到!”
肖玉虎:“你马上带人,把顾先生所需的枪支弹药,送到指定的位置。”
顿德富:“是!”
 

 
    太原府前街。
嘀嘀,一辆军用吉普,停在百货大楼门前。
肖玉虎从车上下来,等待着苟明才的安排。
苟明才点头哈腰地说:“团座,您跟我走。”
肖玉虎白了苟明才一眼,然后骂道:“你狗日的搞什么名堂。”
苟明才嘿嘿地笑了。
肖玉虎跟在苟明才的后面,直朝大楼里面走去。
苟明才一边爬着楼梯,一边不断地瞅着周围。
 
百货商店里。
挤满熙熙攘攘的人群。
肖玉虎顺着台阶上楼,苟明才在台阶上寻找目标。
忽然,一个漂亮的姑娘,出现在下面的楼梯口处。
苟明才转脸喊了一声:“团座!”
肖玉虎在楼梯中间站住,转身一看。
一个婷婷玉立的姑娘,朝着楼上走来。
苟明才站在一旁,歪着头笑了。
肖玉虎看的入迷,左一眼,右一眼。
姑娘都上楼买东西去了,肖玉虎的两眼仍盯住姑娘。
苟明才:“团座,这妞长得咋样。”
肖玉虎:“太漂亮啦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我看你喜欢上啦。”
肖玉虎:“你狗日的哄我来买东西,是不是算早就计好的。”
苟明才嘿嘿一笑:“团座,我想给您一个惊喜。”
肖玉虎眼珠一瞪:“惊喜个屁,你知道她的来历吗?”
苟明才:“团座,我都打听过啦,这姑娘叫牡丹,家住交城潘家峪,是大户人家杜老先生的掌上明珠,每隔十天半月,都要来太原买东西。”
肖玉虎:“找几个小混混,把事情做的利索点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我办事,你放心。”
 
傍晚。
一辆吉普车停在城门口。
苟明才站在车边,两眼瞅着城门里边。
肖玉虎坐在车上,哼着《苏三起解》小曲:“苏三离开了洪洞县,未曾开言心也酸。……”
一辆马车向城门驶来,苟明才打开车门上车。
苟明才:“团座,来啦。”
肖玉虎满意地向苟明才点点头。
马车出了城门,迎着夕阳走去。
苟明才看见马车已经走远,开始发动车子。
吉普车慢慢尾随在马车的后面。
 
大道上。
管家赶着马车快速行驶。
马车上,牡丹在和父亲闲聊。
牡丹:“爹,女儿不想嫁人。”
牡丹父亲:“傻女儿,您娘死的早,我把你拉扯大也不容易,赶紧找个婆家嫁人,爹就是到您娘哪儿,也好有个交代。”
牡丹亲昵地:“爹,女儿就是不想嫁人。”
牡丹父亲:“傻闺女,我已经到了花甲之年,你不找婆家嫁人,怎么了结爹的心愿。”
牡丹撒娇:“爹,你别撵我走,你别撵我走。”
牡丹父亲高兴地:“真是个傻闺女。”
“吁!”父女俩正说着话,管家把车停下。
牡丹的父亲撩开布帘一看,前面的路上,放着一堆石头。
管家下车,搬走路上的石头。
“别动!”几个蒙面人,突然出现在这里。
“几位英雄,有话好说。”牡丹父亲下车和蒙面人交涉。
一个蒙面人掀开布帘,看着车上的牡丹,大叫起来:“哟嗨,这小妞长得漂亮。”
牡丹父亲:“几位英雄,你要什么我给,千万别动小女。”
蒙面人:“老子什么不缺,就缺压寨夫人。”
牡丹父亲:“几位英雄,我求求你们,千万别动我的小女。”
一蒙面人:“把她带走。”
牡丹吓得浑身哆嗦:“爹!”
牡丹父亲:“你们要敢动小女,我跟你们拼啦。”
“啊!”牡丹父亲话没落音,就被蒙面人一刀捅死。
“老爷!”管家搬起石块,想砸蒙面人。
石块还没出手,又被蒙面人捅死。
“爹!”牡丹跳下马车,抱着父亲的遗体大哭。
“走!”蒙面人拽起牡丹,就要离开这里。
 
吉普车从后面急驶而来,嘎然停在蒙面人的面前。
几个蒙面人一愣。
苟明才拽枪就打,叭叭。
“啊!”二个蒙面人当场倒地。
剩下一个指着肖玉虎说:“肖……”
叭!肖玉虎怕事情败露,开枪把最后一个蒙面人打死。
牡丹惊呆地看着这一幕。
肖玉虎:“小姐,我送你回家。”
牡丹恸哭地说道:“我爹被他们害死啦,我没有一个亲人啦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!来人啦。”
肖玉虎抬头一看,前面有许多人朝这里走来,他向苟明才一摆手。
“快走!”不等牡丹答应,苟明才拽着牡丹上车。
吉普车掉头向城里驶去。
 
进城的路上。
顾永田带领战士们,运输物资朝城里走来。
前面传来枪声,顾永田一摆手,大家停下。
顾永田来到前面观察,看见一个男的拽着一个女的上车走了。
顾永田和战士们,赶到出事的地点。
一个蒙面人不住地呻吟。
“咋么回事?”马强拽起蒙面人问道。
“肖玉虎为了得到牡丹和她家的钱财,设好套叫我们钻,然后……又……杀人……灭……口。”蒙面人说到这里,又昏了过去。
马强气愤地骂道:“这个肖玉虎,简直不是人揍的。”
顾永田:“小顾,你带人先把物资送走,其他弟兄跟我埋完人再走。”
小顾:“好吧。”
 
小顾带着战士们走了。
顾永田和战士们开始清理现场。
马强和几个战士一起,把死去的人抬走掩埋。
顾永田从马车上找到一些线索,转脸告诉旁边的战士:“小李,你去告诉马师傅一声,把老人的坟墓留个记号,将来他的家人好找。”
小李答应一声,离开这里。
路上的石头已经搬完,马强和几个战士重新回到顾永田面前。
马强:“顾先生,我把老头的金戒子和玉器留下来了。”
顾永田:“将来她的家人来找,你把东西还给人家。”
小顾:“那当然了,外财不发命穷人,不是我的我不要。”
顾永田:“马师傅,把这个蒙面人带走。”
马强:“顾先生,他是土匪,带他干啥。”
顾永田:“这个土匪,就是肖玉虎杀人灭口的证据。”
马强:“顾先生,我知道啦。”
夕阳落山,顾永田带着战士们向城里走来。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
 
夜晚。
肖玉虎刚躺在床上,电话响了,他抓起电话,“喂……那里?”
电话里:“肖团长吗,我是报社编辑,有一份稿子需要你过目。”
肖玉虎:“什么内容?”
电话里:“英雄救美的背后。”
肖玉虎:“你等着。”
肖玉虎:“勤务兵!”
勤务兵:“到!”
肖玉虎:“你叫老王把车开来,我要去报社。”
勤务兵:“是!”
 
报社里。
肖玉虎带着顿德富和苟明才来到编辑室里。
编辑:“肖团长,请坐。”
肖玉虎:“稿子哪?”
编辑:“在这里。”
肖玉虎一看标题,大吃一惊:《英雄救美的背后》。
肖玉虎:“谁写的?”
编辑:“记者龙清。”
肖玉虎:“他从哪得到的消息?”
编辑:“有个蒙面人没死,就住在医院里。”
肖玉虎:“这个记者住哪里?”
编辑:“府前街3号。”
“啊!”编辑刚把话说完,肖玉虎把匕首扎进他的心窝。
 
  吉普车快速离开报社。
  吉普车来到府前街3号附近停下。
  肖玉虎急催着:“快!”
  顿德富和苟明才拎着汽油,朝目标跑去。
  不一会儿,浓烟滚滚,烈火冲天。
  吉普车急速离开这里。
 
医院里。
顿德富装扮成医生,来到抢救室门口。
女护士出来到别的房间,顿德富进入抢救室里。
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,眨着眼睛看着顿德富进来。
顿德富走到病床前,露出凶残的目光。
躺在病床上的蒙面人,惊恐万分。
顿德富的两手,紧紧地掐着蒙面人的脖子。
蒙面人瞪着大眼睛死了。
顿德富迅速离开这里。
 
 

 
大酒店里。
牡丹在客房里不停的哭泣。
旁边有一位中年妇女对她劝说:“小姐,老爷已经走了,你别伤心啦。”
牡丹不听劝说,继续痛哭:“我的惨死的爹啦……”
“牡丹小姐!”肖玉虎从外面进来。
“长官!”中年妇女一看肖玉虎来了,赶紧招呼一声。
肖玉虎看见端来的饭菜一点没动,冲着中年妇女发火:“你是咋搞的?”
中年妇女:“长官,我好说呆说,她就是一个劲地哭。”
肖玉虎不耐烦了:“行啦行啦,你出去吧。”
肖玉虎的话还没说完,中年妇女急忙离开这里。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杀您爹的人我找到啦。”
牡丹抹把眼泪问道:“是谁?”
肖玉虎故意栽赃:“共产党。”
牡丹困惑不解地说道:“我家跟共产党,远日无仇近日无怨,他们为什么要杀我爹?”
肖玉虎颠倒黑白:“您爹有钱,共产党图财害命。”
牡丹:“长官,给我一支枪。”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你手无束鸡之力,要枪干什么?”
牡丹:“我要去杀共产党。”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共产党头上没有贴贴,你知道谁是的?”
牡丹一时搪塞:“这……”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共产党都是一些亡命之徒,你根本找不到他们,即使你找到了,你人还没到跟前,早被人家撂倒了。”
牡丹:“那咋办?”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你想给您爹报仇,就得学点本事。”
牡丹不语。
肖玉虎:“算啦,舞刀弄枪是男人干的,女人嘛只能看个热闹。”
牡丹:“长官,我想跟你学本事,给我爹报仇。”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长官部开办了特训班,我建议你快去报道。”
牡丹:“长官,我爹还抛尸野外,我咋没走哇。”说到这里,她又哭了。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您爹我早叫人埋好了。”
牡丹呜咽的:“我……我想去……看看我爹。”
肖玉虎一愣,马上说道:“牡丹小姐,开完会之后,我陪你去。”
牡丹痴呆的看了肖玉虎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。
 
团部里。
肖玉虎倒背着手,不断的徘徊。
苟明才从外面进来:“团座,您找我。”
肖玉虎:“牡丹要给他爹上坟。”
苟明才:“团座,这事好办,在出事的地点,弄个假坟头糊弄一下。”
肖玉虎:“你马上带人去办,越快越好。”
苟明才:“是!”
 
太原城外。
苟明才开着吉普车,拉着几个士兵出了太原城。
苟明才放慢了速度,一个士兵问了一声:“长官,上哪去?”
苟明才:“少废话,跟我走。”
一士兵:“是,长官。”
苟明才开车来到一片树林边停下:“快下车。”
几个士兵拿着铁锹,从车上跳下。
苟明才:“你们几个,在这里快点堆出一个坟头来。”
一士兵:“长官,堆这玩意干啥?”
苟明才:“不该问的就别问。”
几个士兵齐声答道:“明白啦,长官!”
苟明才:“快点干吧。”
几个士兵:“是!”
苟明才说了一声,朝树林里走去。
 
林子边。
几个士兵在火辣辣太阳下挖土堆坟。
挖了一会,个个汗流浃背。
看着苟明才躲在林子里乘凉,几个人议论纷纷。
“苟副官今天唱的哪一出。”
“少废话,不该问的就别问。”
“这个老天,热死人啦。”
费了好大功夫,几个人堆好一座假坟。
苟明才从林子里出来,还不满意:“再堆大点。”
几个士兵只好又干一阵子。
 
假坟茔前。
牡丹披麻戴孝,由肖玉虎陪同来到这里。
牡丹看见墓碑上写着:杜老先生之墓,她马上跪在地上,给爹爹磕了四个响头。
苟明才看着笑了,肖玉虎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苟明才急忙收住笑脸。
“我的惨死的爹呀早死的娘,……”牡丹撕心裂肺的哭声,更是催人泪下。
肖玉虎假惺惺劝说:“牡丹小姐,节哀顺变。”
牡丹又哭了一阵,这才站了起来。
肖玉虎:“牡丹小姐,我们走吧。”
牡丹:“长官,是谁埋的我爹?”
肖玉虎指着身边的苟明才:“是苟副官。”
牡丹问道:“苟副官,我爹的金戒子玉器哪?”
苟明才不知所措:“什么金戒子玉器。”
肖玉虎怕露了马脚,赶紧插话:“牡丹小姐,您爹是共产党杀的,那金戒子玉器肯定叫他们拿走卖了。”
苟明才跟肖玉虎一唱一和:“牡丹小姐,共产党穷得连饭都吃不上,那金戒子玉器他们不拿谁拿。”
牡丹望着他俩,似乎有点疑惑。
 
太原城西门。
肖玉虎的部队,在这里修筑工事。
当官的不住督促士兵:“快快快!”
士兵们忙碌的扛着麻包,在街道上修筑掩体。
肖玉虎带着顿德富来到现场。
一军官:“报告长官,我部正在修筑工事。”
肖玉虎:“潘营长,多派几个暗哨,一旦发生异常情况,立即关闭城门。”
一军官:“是!”
肖玉虎带着顿德富没走多远,突然站住了。
肖玉虎:“顿副官,我部忙着修筑工事。这个时候,你说顾永田在干什么?”
顿德富:“团座,我派人打听过了,顾永田带着那些出苦力的穷鬼们,搞什么军事训练。”
肖玉虎:“我过去看看。”
顿德富:“团座,就顾永田那点本事,能搞什么军事训练。”
肖玉虎:“顿副官,跟我去顾永田哪里。”
顿德富:“是!”
 
训练场上。
顾永田带着战士们,进行军事训练。
“普刺——杀!”战士们端起刺刀,对准草人用劲刺杀。
顾永田仔细查看,及时纠正错误动作。
“顾先生!”肖玉虎带着顿德富来到这里。
“肖团长!”顾永田走到肖玉虎面前。
肖玉虎:“顾先生,你的刺杀动作很标准。”
顾永田:“肖团长,我在训练班里学过几天,现学现卖。”
肖玉虎:“顿副官,露一手给弟兄们看看。”
顿德富:“是!”
顿德富答应一声,演示了几个标准的刺杀动作。
肖玉虎十分得意:“顾先生,打仗还得靠我们国军,就凭你们这些人,枪炮一响,早吓跑啦。”
顾永田充满信心:““肖团长,这话不要说得太早,真要是同小鬼子打起来啦,还不知道谁先跑哪。”
众人面前,肖玉虎显然有些激动:“顾先生,你不服气,我们是正规部队,经过风雨见过世面,而你们这些出苦力的,见过什么世面。”
顾永田毫不示弱:“肖团长,是骡子是马,咱拉出来溜溜!”
 
 
来顶一下
返回首页
返回首页
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
用户名: 密码: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推荐阅读
薄去的时光
薄去的时光
有一种力量
有一种力量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激情属于岁月年华
南京梦
南京梦
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栏目更新
栏目热门
一路发彩票_一路发彩票app_一路发彩票app下载 亿彩彩票_首页 新蜂彩票_首页 中国彩吧更懂彩民 - 中国彩吧 众游棋牌_众游棋牌下载 凤凰彩票_凤凰彩票手机版app下载_凤凰彩票app下载 新蜂彩票_首页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 彩经网双色球走势图_彩经网